韶关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搜索
楼主: 宝贝.
收起左侧

[其他] 自传体裁文:2019-5-13注:对不起朋友们,帖子尚未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22: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4-18 23:19 编辑

    黄岗小学校园像是一个大四合院,进学校大门后,左右各有两排房子(那时学校还没有楼房),是教师宿舍,两排房子的尽头,以90°转角连接着延伸至校园深处的房子,校园的最里面是学校礼堂,礼堂旁边是篮球场。
    教师宿舍、学校校务处、教室、礼堂、篮球场形成四合形,我们家在进校门右边房子转角的第三间。第一间是张华校长家,第二间是谢红英老师家,谢老师在教完我们三年级后就调走了,换了梁勇老师居住。后来张华校长调去十里亭小学任校长,梁勇老师也搬去了另外的房子。家门口与对面房子之间的空地是老师们晾晒衣服、交流聊天的地方,休息天时老师们各自娱乐,女老师们唱唱歌、织织毛衣,男老师则喜欢下象棋,父亲时常和教图画的李老师、和父亲一起教体育的卢老师一起下象棋(胥老师是后来的体育老师)。
    学校食堂位于进学校大门的最左边,外凸于四合形外,厨房门前左右分别建有:中间有凹槽的大洗衣台、两间冲凉房,洗衣台与冲凉房之间是一块水泥空地,装有水龙头,冲洗衣服、洗菜的地方。
    那时母亲中午通常带饭上班,父亲忙的话我们就和老师们一起在食堂搭伙食,食堂里面有一口大铁锅,蒸饭、煮菜、焼开水、热水均用的这口锅。各个老师每天一早就把暖瓶送来这里,由工友盛满开水(工友意即学校的临时工),教师们再自行提回去,食堂负责老师们的一日三餐,及生活热水。
    父亲希望我能学一些力所能及的东西,记得我接连学了好几样手工类的东西,其中一样是用钩针、鱼线钩织网袋,我学的是难度最高的、织得很密很厚实的钩法,钩了一大半时,又去学其他的什么东西去了,未完成的编织袋便丢在一边,过了一段时间也没再继续钩织,后来被父亲呵斥道:看你做的这几样东西,没一样完成得了,都半途而废了。并告诫我不管学什么东西,都要学好、学精(学懂学透的意思),并养成良好习惯。父亲的教诲,使我养成了做事要坚持到底、好学的习惯,这使自己今后的人生得益匪浅。
    看完了那本儿童智斗敌人的小说后不久,父亲又给我买回书名叫《观天看雾识天气》的彩色连环画,比公仔书大些,书中图文并茂详解了怎样从晚上的月晕中预见第二天的天气状况,以利于人们做好第二天的出门准备,以后每当遇有月亮的晚上,我便观察着月亮的形状、变化。
    小学时我唯一的一个好朋友,邻居梁勇老师的外甥女邹建珍,比我大一岁,高两年级,为了照顾年迈的外婆,特意从南京转学来韶关,因为我们年龄相仿,又是邻居,所以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她在家里非常勤劳,小小年纪家务活她几乎全包了,同时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我非常珍惜这段难得的友情,她对我非常好,常邀我一起上山砍柴,我因未干过这类活,柴砍得少,她便分一些给我,回家时路上我挑不动了,她倒回来帮我挑。
    可惜在建珍上完初二后,就要回原籍南京就读了,我那时读五年级,当建珍离开学校时,我正在离学校不远处的大马路边花生地里帮着母亲摘花生,一边听着建珍跟老师们道别的声音,一边难过地偷偷掉眼泪,我很想跑过去跟好朋友道别,此次一别,可能这辈子再也不会有机会再见了,这也是建珍临行前对我说过的话,但此时此刻,我却没有勇气面对分离,竟然还特意躲到有草丛的地方偷偷哭泣。
    建珍回南京后,我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都非常想念她,于是写了一篇纪念好朋友的作文,把邹建珍的名字化名为邹小珍,获得了作文比赛第二名。
    1976年,这一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一天,学校把全校师生集中到操场,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从广播喇叭里传出:四人帮垮台了!
    这一年,父亲把借来的一本已经发黄,看来被翻阅过无数次的、厚厚的有3-4本语文书厚度的《红岩》带回给我,第一次看那么厚的书,书中许云峰、江姐等一批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一直烙印在我心里,还有小萝卜头。此书我反复读了不下5-6次,最后几页都被我翻烂了,我用浆糊小心糊好,不管读到哪页,我均小心地把书放回父亲的书架上,再读就爬上凳子从书架上把书取下来。
    黄岗小学依山而建,校门口是大马路,校后方一百米左右是铁路,站在校门口面向马路的左边是山,右边是黄岗钢铁厂七、八十年代时建的两栋黄色三层楼房,在没有建这两座楼房前,是一大片很多户人家的菜地,其中有一块是母亲开垦的,用于菜地浇水的水源是菜地里的一个大坑,我那时候读五年级,可能是因为之前上山砍柴练就的力气,能挑得起装满两个尿桶的一担水。我有时候放学后趁着母亲还没回来,也会挑着两个尿桶去大坑里挑水淋菜,有一次坑里的水不多,眼看就要到底了,我这时停了下来,站在旁边想着要不要给别人留下一些,想着父亲的教导:不能自私自利,再想着毛主席的语录: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时一股触电似的电流从头皮开始麻麻的贯穿全身,就这样站着呆在当地好一会,这种奇怪的感觉至今也没忘记。
(今晚就写到这吧,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22: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4-18 23:22 编辑

2018-4-18十五小添加.png

黄岗小学添加2018-4-18.png


今晚对之前写的做些添加,添加位置:9楼、11楼、并截图到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1: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批注:因为我从未主动向人提及我的婚姻状况,包括我的同学好友、车友、所有同事,我早已离婚一事虽然大家都知道,但通常都不会被当面提及,有猜想、疑虑也是正常的。既然写自传,自然会提及婚姻,而此时的写作进度据此还有一段距离,为尽早打消大家的疑虑,故提前把这一节写出来,待以后完成了自传,再行整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3: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4-24 21:33 编辑

    我的婚姻,可说是我人生特殊时期土壤下滋生的一只欲拔之而后快的毒瘤:我高中毕业半年后于1983年1月份父亲病逝,那年我19岁,父亲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凄风冷雨的悲凉似阴云般笼罩着家里,家里多么需要哪怕是一丝的曙光啊!3-4个月后,前夫走进了我们家,他性格的外向乐观、时常说话时就开怀大笑的外在表现,让家里开始有了透过云层照射进来的阳光,逐渐有了温暖的气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开始进入我的视线里,他浓眉大眼里略带的一丝犹豫,这种眼神让我着迷,他时常说的一些小笑话,把我逗得完全从丧父的悲伤中走了出来。情窦初开的我就这样被他深深吸引,并在他的鼓动下,于1983年7月学校放暑假时(父亲去世后,学校为了照顾我们家,鉴于我学习成绩良好,安排我在学校做了代课老师),不顾母亲及亲戚的反对,竟然任性地跟着他坐车到了位于我老家附近他在农村的家。
    我那过于倔强的性格,不听母亲、亲戚的劝阻,一个字:浑!
    19岁的我又怎能料到,此行将让我付出一生的代价!
    放暑假前,卜东生校长对我说:如果你暑假后还在学校代课,暑假是照发工资的,如果你没在学校,就不算工资。在他家里我就没想着要回学校了,校长的话自然也就当耳旁风了,并全然不去理会当时城市与农村的悬殊差别,因为我根本不注重这个。随着热情的降温,我逐渐看清他与我性格上的巨大差异:他浮夸、从不愿意脚踏实地干事情,纵有满脑子赚钱养家想法,却大多只限于纸上谈兵,纵使付诸行动,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久就会不了了之。
    他向往有钱人的生活,当然这不能说他的想法不对,有理想肯定是好事,但他永远也不会明白,幸福要靠自己双手创造!

    交往几个月后我提出分手,从开始的分分合合,到后来我铁定了心执意分手,于是开始了长达4年的分手拉锯战。他是他们家姐弟妹四人中众星捧月般的独子,从小因为父母过于溺爱,凡是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只要哭就能得到。养成了他不知努力二字为何物、 挥霍无度的人。
    两个完全不同家庭背景及教育方式长大的人,又怎么能栓在一起过一辈子呢?我也不止一次想过,逃离去一个他找不到我的地方,但小妹还在读书,我不能把养家糊口的担子全推给母亲,加上当时人口流动性没那么大,到异地找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期间母亲带着我求助过公安部门,但这种被定性为人事纠纷的事情,并无涉及触犯法律,能奈他何?就这样在1983年至1987年在被他威逼甚至暴力纠缠的这几年间,已身心俱疲,
    母亲通过多种途径试图拯救已筋疲力竭的我:坐长途车到他翁源乡下的家,希望他父母能管教他们的儿子,放过我和不要对我们家做出伤害行为,他的父母是否对他进行管教,我们不得而知,但以他在当地烂仔头(近似于普通话的地痞流氓)的名声,父母的话对他不起任何作用也是不足为奇的;母亲把远在自己老家新丰的舅舅请来,希望能以男性长辈的身份劝说他;母亲也求助于韶关我们的亲戚,均无果,大家均摇头:对这样的无赖,均不敢惹,也无能为力。只能叹息:我如果能有兄长,家里能有个男性的话,何至于一家母女四人被一个外地来的无赖搅得鸡犬不宁?最终以赔上我的终身幸福为代价以换得全家的安全! 这就是我当年不听长辈言、任性、一意孤行所付出的惨重代价!
    女孩子的青春怎经得起时间的折腾?于1987年我23岁那年,在认识他4年后,母亲被逼无奈,为了防止两个妹妹上学、放学、上班、下班途中恐遭生命危害、被迫劝我随他去领了结婚证吧,领证后到怀有儿子前的3年间,我做过无数次的反抗,包括1988年起诉到法院,却以要替他背负最近几个月他在外面欠下的巨额债务导致离婚失败。

    为了儿子,领证前、后的很多细节就不去一一描述了。
    1989年我25岁那年怀上了儿子,心想还是----认命吧!
    或许这句话:我的婚姻就是为了把我儿子造出来!能让我那死也不甘的心有所宽慰。
    也只有时间,才能使这段以威逼得来的畸形婚姻的桎梏得以解脱!
    但那是耗尽了我成年后整整20年的青春时光啊!我的青年时代就如此度过!
    于2001年,在又一次家暴后(那次家暴使我的右手掌、手指有半年时间不能正常拿筷子),我毅然再次走上了法院,法院终于把儿子的抚养权判了给我。按财产分割协议,韶关的公租房归我,翁源县城的商品房归他,财产我倒是无所谓,我努力工作,还能饿死不成?能把儿子归我,才是我最大的心愿。为了11岁的儿子,我同意了他提出的离婚不离家的请求,就这样,我和他已经离婚的秘密连家人也没告诉,还是跟离婚前那样住在工业中的公租房里。
    到了2002年底,我们已离婚的消息被前夫传了开来,夫妻关系表面上的维系也就失去了意义,于2003年元旦前夕这天,我和前夫彻底分开。
    正是因为有儿子作为我的保护伞,我的离婚和后来的分开才会如此顺利。
    离婚分开后,一种如释重负的轻快感在心里传导开来,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此后的十多年间,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未敢再涉足感情一事。只要把儿子教育好,我此生足矣!
    我那惨痛的婚姻经历告诉我:再爱一个人——好难......
    期间我也接到过前夫的多次电话,虽不明说,但我知道他想要复合的意思。我已经在魔掌里被毁了前半生,后半生也该让自己做主了!
    即便他拿着几百万在我面前请求复合,我仍然觉得,真诚的道歉远比金钱来得更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3: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前夫能看到这篇自传,不知做何感想?他会恨不得狠抽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对一个女孩的一生造成的伤害吗?还是死性不改,仍然我行我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21: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晚看时间已晚就没再写下去了,关于婚姻这段,还有些篇幅补上,见下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22:2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4-23 21:36 编辑

    2014年3月份的一天深夜,已大学毕业、校招到顺德工厂工作,正在上夜班的儿子打来电话,语气沉重得想哭,请我马上替他订一张第二天一早的火车票,有急事回韶关,因为正在上夜班不方便上网买票,买好票以便他第二天一早下班请假后直接回韶关。经我一再追问,儿子才说是因为他父亲病重从翁源医院转来了粤北医院。
    自2003年元旦前夕跟前夫分开至2014年3月的近12年间,跟前20年相比,生活过得轻松自在。如今听到这个消息,担忧儿子将要失去父亲的心理感召,竟然让我做出了要去医院探望前夫的决定,1983年至2003年整整20年间,对前夫的惧怕使我在心里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此次前去探望,假如他的病情不实,会不会再次沦为送上虎口的羔羊?转念一想,儿子已成年、长成壮实的小伙子了!今不同往昔!我何惧之有!
    为了儿子,我还是决定前往探望,于是随儿子到了粤北二院(电话里说的是粤北医院,后经核对才来的二院)。在病床上,我看到了分开12年、脸上带有病容、显然不会再对我造成威胁的前夫,他患的是肺结咳病,病情并没有想象的严重。
    此次探病,竟然就这么轻易地击碎了我和他分开以来势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的决定!对面前这个毁了我前半生的人,竟会萌起一丝于心不忍的恻隐之心,或许这是因为一病解千仇吧,这完全源自于为了儿子!

    自从探病后的第二年开始,逢年过节,儿子的祖母时常邀请我去他们家过节,我也欣然成行,和儿子一起到他们家去(前夫在县城居住,较少回乡下),一来乡下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正是我们平时户外骑行活动寻求的理想之地,二来儿子的祖父母双方跟我们刘家都是亲戚,是一条村里的人。既然前夫不再对我纠缠,我又何不放宽心态,就当是走亲戚、探望两位老人家吧!但这并不能改变前夫在我心底早已被挤到冰山一角的位置,他仅仅只是儿子的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22: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篇自转里关于父亲教育方式的描述,供后辈或认为对自己有用的人借鉴,而我沿袭父亲并融合时代要求对儿子的教育方式,留待儿子去评估。我相信,以儿子初中、高中、大学均为班长、班干部的优异表现,肯定会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今天暂时写到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21: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楼)做参考的时候留精华去糟糠,这是必须的,我本人并不主张打孩子,所以对儿子我是几乎不打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21: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轻轻地摁住敲击键盘的手忍住忍住别再写了,超过十点就不能再写了,十一点休息必须提前一小时停笔,再也不能像前半个月那样,到该休息的时间再停笔,脑子可不听使唤啊!不会马上从回忆里就进入睡眠,导致或一夜无眠、或只有两、三小时的轻度睡眠,开始写作的这半个月来天天如此,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写作时间必须调整,至少给头脑一小时的缓冲期再休息,不能因为写作严重影响睡眠啊!
    故此,今天不写了,从现在开始本帖更新时间会有所延后,不会每天更新,看情况吧,只要时间充裕就接着写,前面说过的,每有更新,我会在标题栏显示,望大家谅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社区文化|广告服务|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隐私保护|免责声明|韶关生活网 ( 粤ICP备12043693号-1 )  

GMT+8, 2019-7-24 01:13 , Processed in 0.130105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