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搜索
查看: 102747|回复: 30
收起左侧

[其他] 自传体裁文:2019-5-13注:对不起朋友们,帖子尚未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7 22: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9-5-13 22:24 编辑

    温馨提示:手机打开帖子从八楼起,需点击最下方“加载更多”才能显示九楼以后的更新回帖,请悉知。

   
    早在多年前就想动笔写一本自传体纪实文本,包括把家里上一辈的经历记录下来,留下点什么给后辈,我既未能在物质上给后辈创造财富,总想着能给后辈留下些家族式非物质文化的东西,以此告诫后辈:今天生活来之不易,须珍惜当下,学好本领,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负他们赶上的好时代!
    但回忆过去年代的事情,总让人陷入到那个年代的悲苦情绪中而难以自拔,故一再拖延至今。随着清明节的到来,对亲人的哀思情愫再次触发了写作意念,于清明节前两三天利用晚上时间开始动笔,但晚上时间有限,通常晚饭后已八点,最早也得九点半才能开始写作,并改变以往11点休息的习惯,然而由于情绪的牵动,使得整夜不能入眠。今天是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上山寻得一处清净、空气清新之地用手机继续写作。
    先把已完成的“我的祖父”、“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在论坛发表,随后有“我的一生”,这个篇幅会比较长,写作历时也会比较久,一个月?恐怕不行啊,写作不比砌砖,能预算什么时候完工,我虽写的是自传,但很多时候还是要有写作灵感,三个月?半年?一年?还真说不准啊.....每有更新我都会在标题显示,并在朋友圈发链接,有兴趣跟进的朋友欢迎进来看看,能发表些评论更无任欢迎

                                                  我的祖父
   
     人需追根溯源,且让我以简洁的笔触,从我的祖父开始叙述吧。
    祖父的祖祖辈辈都是一穷二白的贫苦农民,祖籍翁源县龙仙镇联群村石子下(原翁源县附城公社联群大队石子下),到了祖父这一代,祖父是亲房里公认的能吃常人不能吃的苦、一生勤劳节俭的人。
    祖父在族谱里排行第八,父辈的亲房里均喊祖父为八叔,祖辈均是贫苦的农民,从未有谁离开过乡下到外面求生,祖父因家境贫寒自小养成了勤劳、节俭、善良、善于吃苦耐劳的农民中普遍共有的性格特征,并练就了祖父虎背熊腰的健壮体格。跟绝大多数农民一样,祖父从未上过学,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为了让父亲不能跟自己一样,一辈子成为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苦劳作却不能改变贫穷命运的农民,立志要让父亲过上跟祖辈不一样的生活!
    于是祖父运用自己天赋的生意头脑,看准时机,以农民特有的勤劳、不怕苦、不怕累,以诚实守信为经营理念,很快在距家附近的县城打下扎实的生意基础,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经营模式,生意越做越红火,并在县城及乡下置办了一些家业,祖父从此在亲房中鹤立鸡群,实现了祖父当初立志要干一番事业的理想。于1948年父亲18岁那年,把父亲送到远离乡下的韶关求学,使父亲得以实现自己的理想继续深造。
    祖父生意做大后过了几年,新中国成立,这时政策不让做生意了,祖父因此回到了乡下。
    此后的20多年间,由于历史原因,祖父与远在韶关的父亲极少相聚,父亲听从祖父劝阻不要回乡下,上有老父却未能尽孝的无奈成为父亲心中无法言喻的痛楚,父亲只能把心里难以对外人言的思念与苦闷压抑心底。直至1980年,为了能弥补过去20多年来未能尽到为人子的责任与孝心,父亲几经努力,终于把祖父户口迁到韶关,父子终于团聚一起生活,这时祖父已年迈,父母在日常生活中尽心尽力地孝顺祖父,让祖父感受到了后半生前所未有的幸福时光。
    然而好景不长,让祖父享有幸福晚年的夙愿未能长久,于1983年1月,正值英年的父亲因突发大吐血倒在了学校办公桌上,学校紧急联系教育局派车赶往附近的十里亭医院抢救,住院的第二天父亲的神志还是清醒的,第三天动的手术,手术后却再也没能清醒过来,昏迷两天后于1983年1月18日撒手人寰,时年五十三岁。
    父亲的病逝,对祖父无疑是致命的打击,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让祖父身体愈走下坡,且每况愈下,勉强撑了几年,于 1989年11月虚弱而终,终年87岁。
    祖父的一生,勤劳善良,却命途悲苦。
                                                    我的父亲
   
    父亲生于1930年10月,我所知道的父亲的生平,最早的是从父亲18岁那年即1948年,告别父老乡亲,带着全家人的殷切期望,从三华李之乡——三华中学求学到了韶关,父亲是当时亲房里唯一走出乡下,到大城市求学谋发展的人,肩负着祖父母多少的期望啊!父亲终究没有辜负父辈们的苦心,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刻苦学习,终于学有所成,毕业后分配在韶关市第三小学任教,并在韶关定居下来,从事教育事业,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理想。
    父亲性格受祖父影响,更加以在知识海洋里的熏陶,及爱好体育运动,形成了父亲刻苦耐劳、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但凡遇到有悖于常理的事情绝不姑息、附和,坚持原则、一丝不苟,遇到难题不退缩,凡事力求完美的性格,并时常用以身作则来严格要求自己。在父亲任教的班里,有好些学生的年龄都比父亲年龄大,这在当时是很平常的事情,类似情况并不少见。学生们毕业时为感谢父亲的辛勤传授知识,大家纷纷送给父亲一张照片以作留念,我幼年时看到过很多一张张大大小小的照片,父亲一直珍藏着,父亲爱好体育,参加体育运动会获得许多奖章,是别在胸前的那种奖章,也喜欢收藏毛主席像章,父亲把奖章和像章均珍藏在一个长方形的铁盒子里面,满满的一盒,锁在抽屉里轻易不让我们碰,免得我们给拿出去玩丢了,这是幼年时的记忆了。
    十年文革中,父亲受到家庭成份的影响,开始了从位于市区的第三小学,两度调往郊区学校的调离之路:约于1968年至1969年间调往十五小学,在此工作了约4-5年时间,这段时间是家里最不堪回首的年月,父亲身体状况从健壮的运动员体格,因身心均遭重创,被折磨成了疾病缠身、日常需要靠药物才能维持正常生活状态的病人,期间有太多太多在以后年月里家里忌讳提及的经历。于1973年2月父亲申请调动到了黄岗小学,得到校长、老师的尊重与呵护,父亲身心不再遭受摧残,身体也就有了生存下去的资本,但药罐子这辈子已不可能离身了。
    学校安排了父亲担任体育老师,并兼着学校的采购工作。父亲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这也是父亲一贯以来的工作作风,后来学校的财务退休了,父亲主动申请接替了财务工作,此后父亲一身兼几职,就更忙了,父亲是恨不能长出三头六臂以报效学校对他的信任啊!
   1976年10月打倒四人帮,是举国欢庆的日子,也是父亲获得重生的日子,不久,学校校长领着第十五小学校长亲自上门给父亲道歉,说当时对父亲的罪名—-在毛主席画像上打叉,是冤枉父亲了,对不起,并给父亲平反。父亲当时只轻声地说算了都过去了
   这是父亲的性格,跟祖父一样善良宽厚,不斤斤计较,纵使自己受了多大冤屈,历时数年的精神与肉体的摧残!
   后来父亲把祖父的户口迁来和我们一起生活,父子团聚本想能让祖父安享晚年,可是天不逐人愿,三年后父亲病逝。
   父亲用自己的一生,真实印证了解放后至1976年间打倒四人帮中国历史发展进程。
   父亲的充满悲情色彩、被摧毁的一生,或许用这首词能表述一二:

生不逢时却当年,
少时离家为求学,
天道酬勤情未老,
寸草春晖正当时!

展翅遇折不得志,
纵有凌云怎奈何?
拳拳之心昭日月!
父恩未报情何堪?

青春岁月与谁问?
英年竟似迟暮归!
壮志未酬身先死!
父恩未竟终身憾!
   
                                            我的母亲
   
    母亲生于1932年10月,祖籍新丰县黄磜镇营盘村杉子围,家里是世世代代的农民,兄弟姐妹六人,母亲排行第五,因为家里穷,母亲四岁那年就被卖去临县翁源县城给别人当了童养媳,后听母亲说,我们叫满叔公的不忍心看母亲那么小就卖给别人,就把母亲从翁源县城走路背了回来,那是几十公里山路,来回要走多久啊!可是满叔公把母亲背回来后,还是被外祖父母又送了过去,母亲就这样以童养媳的身份在别人家长大。解放后,母亲参加了政府举办的夜校,认识到自己的身份是封建社会套在自己身上的枷锁,于是挣脱牢笼,寻求新的生活,经人介绍认识了父亲,父亲看重的是母亲善良勤劳、乐观开朗的个性。了解一段时间后结成夫妻,当时父母两地分居:父亲在韶关市区任教,母亲在翁源龙仙竹器厂当工人。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9 23: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4-10 12:46 编辑

征得老师同学同意,我把微信群里老师同学的评论发来这里,借此感谢他们对我的支持和鼓励!
对同学群有点愧疚,平时在群里极少发言,但却得到老师同学们的支持,很感动!
因为初中是在黄岗小学就读,所以同学们戏谑地把微信群冠名为黄岗中学

评论01.png 评论02.png 评论03.png 评论04.png 评论05.png 评论06.png 评论07.png 评论08.png 评论09.png 评论10.png 评论11.png


另:帖子因为是初稿,过后难免会有小小修改润色,所以发帖时浏览的和以后浏览的会有点不一样,不过并无大的改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07: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4-21 23:33 编辑

(我的母亲续)   
    于1964年4月在翁源龙仙镇卫生院生下了我,在我两岁时父亲把母亲和我的户口迁到韶关,一家人终于团聚生活在一起。母亲在父亲工作的第三小学食堂工作,这时母亲已怀有身孕,食堂里用作燃料的煤油(也可能是柴油)燃烧时发出很浓的一股刺鼻的气味,作呕的孕期反应很厉害,但母亲坚持每天正常上班,于1967年11月大妹出生,但却被检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母亲一直认为是自己闻不惯煤油味,孕期反应厉害的原因所造成,所以每当说起大妹的病就感觉很愧疚,对不起大妹,这是母亲的性格,遇事总把过错归咎于自己,却不懂从客观上找原因,但这也不能说母亲因为没文化,存在认知上的缺失,即使换作读过书的人,按当时的知识层面和信息化程度,也未必能认识到是因为母亲在孕期吸入了大量的有害气体传给胎儿所致。
    母亲虽然上过夜校,但毕竟上夜校时已成年,除了能认出自己的名字外,其他大字概不识一个,连自己名字也不会写,是个名符其实的文盲,母亲也时常自我虐笑自己是个文盲。母亲性格耿直善良,遇事不吐不快,兴许是在别人家长大的原因,遇事总以为是自己的错,幸而母亲性格开朗,事情过后就不会往心里去。
    后来通过父亲的联系,母亲调去了化工厂工作,从市区去化工厂,需经过东河浮桥,我那时还小,要哋背(客家话:意既小孩子哭喊着要跟着去)母亲便领着我过浮桥去化工厂开工(意既上班),当然这种情况极少,也就次把那样,因为家里出身不好,我常被小伙伴欺负,母亲万般无奈才带着我。
    那时的母亲:留着齐耳头发,穿着一件唐装式布衫,肩上挎着一顶黄色竹帽,牵着我的小手走在东河浮桥上,这个画面定格在了我3—4岁时的记忆中。
    父亲应该是毕业后直接分配到第三小学任教,当时的三小校址位于现在的市文化宫。后来父亲因受排挤从三小调到十五小,搬家时父亲借来一辆人力板车,全家一起合力推着装着家当的板车一直到了十五小。
    1970年8月小妹出生了,刚出生的小妹长得虎头虎脑像男孩,印象中有父亲抱着小妹逗笑的情景,在那个年代,如此温馨的画面显得弥足珍贵,一直珍藏在了我幼小的心里。
    1973年寒假时父亲调去黄岗小学,搬家时父亲联系了一辆大货车,车上除了有限的家当外,还装了半节车厢的柴火,那是母亲利用工余时间上山砍回来的,母亲就是那样一刻不停歇的人。
    搬到黄岗小学后,家里总算过上了正常的日子,虽然母亲因为上班路程远,每天起早贪黑地忙碌,但父亲已不再被批斗,父母间恩爱一家人幸福生活在一起。
    母亲是重体力劳动者,后来调去土石方公司开土方、挑担,每担重100多斤,每天上班时间就这样劳作着,从未说过累,下班回家又马上挑着担子、拿着锄头去菜地、花生地、红薯地忙碌,不到天黑是不会回家的,从未见过母亲在家里休息过。就这样,母亲勤劳的名声就传开了,说起黄岗小学的刘嫂,方圆几里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直夸母亲是个很勤劳的人。
(时间关系暂且搁笔,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21: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下班回来较平时早,但想歇一歇,今晚就不写了,只对之前写的做些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1 23: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搬到黄岗小学后,住房条件相对来说比十五小学要好些,十五小只有卧房厨房各一间,一家五口挤在只有两张床的一间房里。黄岗小学的家有两间房和一间厨房,旁边是教室,那个时候的住房是没有客厅一说的。家里进大门就是卧房,是三间直通的房子:进门是父母的卧房,进去是我们三姐妹的房子,我们姐妹只有一张1.5m床,再往里就是厨房,厨房后墙的上半部用的是间隔砖,可以通风透气,厨房开了个侧门,从侧门出去可以绕到厨房后面,透过间隔墙能看到直通的两间卧房,母亲在厨房后面的杂草地上开垦了块菜地,那时候每家每户均自己种菜自供自给。
    那时候是计划经济时代,每家每户、每人每月按户口簿上定量分配粮票、肉票、布票,凭票购买,不能多买。母亲属于重体力劳动者粮票有32斤,父亲属于国家干部28斤,我们是小孩,按年龄段分配,全家加起来有100多斤;肉票大人、小孩统一每人半斤;布票每人多少就没有印象了。母亲总喜欢把我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用省下的大人的布票给我们姐妹扯布做新衣服。
   母亲在学校旁的山上、铁路边等地方开垦了许多花生地、红薯地,只要是有月光照亮的晚上,母亲通常在地里忙到很晚才回家,第二天一早还得上班。到了秋收的季节,母亲把收获的花生、红薯一箩筐接一箩筐地挑回家,使家里开始过上了略有盈余的好日子。

    1980年,父亲把祖父户口迁来与我们共聚天伦之乐,父亲提前在厨房的侧门外新盖了一个小房子,房子是父亲和校长帮忙一起盖起来的。
    后来学校初中部合并到韶关市三中后, 学校有家属的老师,包括我们家就搬去了用纤维板间隔起来的初中教室,我们家分到了三房一厅和厨房,第一次住进有客厅的房子,全家都兴高采烈、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1990年,儿子出生,母亲已近60,但母亲是个一刻也闲不下来的人,母亲包揽了所有我月子里的家务活,包括照料我的饮食、带孩子。做了母亲我才知道,为人父母有多不容易,我尚且只生了一个,父母则带大了我们三个。
    儿子一直由母亲照料,直到儿子5岁时,小妹结婚生下外甥女,母亲便接着照料外孙女,母亲就这样在老年仍在忙着,是替我们在忙着,从来就没有让自己好好休息过。
    2003年,71岁的母亲因阑尾炎动手术,术后长时间没有食欲,身体没能很好的恢复,日渐消瘦,到医院也查不出什么原因,吃东西只能象完成任务似的勉强吃一点,我们姐妹想尽了办法,买些营养品和母亲平时爱吃的东西,但母亲仍旧恢复不过来,这样几年下来,从术前的130斤,瘦成了皮包骨,眼看着母亲就这样逐渐衰弱,但却无能为力。
    即便身体衰弱,但母亲性格乐观,仍是说笑照旧。大妹的身体这时也到了衰弱时期,看情形,两人只是谁先谁后的差别了,母亲仍然毫不忌讳地对大妹调侃说:你不要死在我前面啊知道吗! 大妹同样嬉笑着回母亲:这我哪知道啊?
(时间已晚,该洗漱休息了,待续)
   


这是2010年9月写的怀念母亲的短文——每逢佳节倍思亲,念母亲   
http://www.0751.cc/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8357&highlight=%C4%B8%C7%D7  

这是2010年12月大妹去世时写的——生命的赞歌——我们永远怀念你——亲爱的妹妹
http://www.0751.cc/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5007&highlight=%CE%D2%C3%C7%D3%C0%D4%B6%BB%B3%C4%EE%C4%E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20: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4-12 20:51 编辑

    今天下班回来后时间抓得较紧,半小时内热好饭菜刚好7点,一边吃饭一边看新闻联播,连续剧就不看了,开电脑继续做作业
    先说点题外话:我之所以详细描述刚搬来黄岗小学家里的住房结构,除了反映那个时候的住房条件,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自从搬离后的10多年间,我经常做着同一个恶梦,梦见厨房侧门,非常害怕。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印象中也没有在这里有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后来和母亲聊起这事,母亲说可能是因为你的魂还在那里,去把你喊回来就没事了。
    自从和母亲聊过这事以后,慢慢地就没再做那个恶梦了,也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去把我喊回来的。
    这事听着有些迷信,但确实就那样治好了我的恶梦,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个恶梦,又为什么后来就一次也没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22: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4-14 17:07 编辑

    母亲和大妹的生命力在一点点地衰退,我和小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又无可奈何。也曾试图想象过,没有母亲的日子,家里境况会怎样?往往有种天塌下来再也不敢想下去的悲哀和恐惧.........
    (在此补充一下前面没有讲到的:我和儿子于2003年暑假搬来和母亲、大妹一起居住)小妹也每天会过来看望,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陪伴在母亲、大妹身边,度过她们生命中的最后时光。
    母亲去世前那段时间,儿子正读高二,在母亲连说话都颇感费力、生命弥留的日子里,懂事的儿子每晚均捧着书本,紧挨在母亲身边温习功课,让母亲能真切感受家人的温暖,替我们姐妹尽到了我们也未能做到的贴心陪伴,我和大妹则每晚自顾自地在房间里玩电脑,惭愧啊!
    2008年4月26日,那天是周六,我休息在家,母亲似乎预感到自己就在这天了。一大早就来到我床前把我叫起来,去把母亲床上垫着的三张棉被给换下两张,留下一张最旧的垫着,母亲这是要给我们尽可能多地留下物质上的东西。然后自己忙开了,弄好一家的早餐(这个我和小妹直到现在也一直深感愧疚,从小到大,家务活母亲从来不让我们碰,从拿扫把到洗碗这些最基本的家务,都是母亲一人在操持,我们放学和长大后下班回家,过的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这个还真别说了,再说就无地自容了!),早餐休息一会后,母亲接着洗头、洗澡,把自己收拾干净整洁后才作罢。很快到了下午,在床上休息的母亲把我们三姐妹叫到床前,说了一些家务上的安排,然后对我说:我今晚要走了。当时我们姐妹只把这当作母亲随便说的话了,并未放在心上。

    就在这天夜里,晚上8点多母亲开始入眠,大妹和母亲一个房间,在床边玩电脑,我在另一台电脑上玩到10点半也回房间休息了,半夜12点时,大妹感觉身边的母亲有点异样,一边检查母亲状况一边大声呼喊隔壁房间的儿子,我睡下后听到儿子急促的拍门声立马弹起冲到母亲床边,母亲这时已停止呼吸、与世长辞了!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下午母亲说的话,竟成临终遗言!
    之前不敢想象的没有母亲的日子瞬成现实,脑袋被悲痛炸得嗡嗡作响,许久不能散去.......
    母亲的一生,勤劳善良,即使少时命苦,青中年坎坷,也不能改变母亲豁达乐观、开朗的个性。母亲操劳一生,在我们姐妹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尽力让母亲的晚年过得幸福;外孙子女围绕膝下,享受天伦之乐,倒也没让我们姐妹留下遗憾。
    母亲去世后一直到现在,如无特殊情况(如外出旅游)我每天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母亲遗像前烧香、念诵《心经》,感怀、回向母亲的恩情,也算是一种随心的纪念。

    我的母亲——谨以此文纪念母亲去世10周年。
日出日落勤劳作,
任劳任怨历艰辛,
勤勉终得人称赞,
方圆几里名声扬。

终其一生为子女,
灯枯油尽方至休!
纵使驾鹤西天去,
精神永存后辈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23:3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4-14 17:02 编辑

    今天周六,原计划骑行燕岩,因雨天泡了汤
虽然这些天一直在抽空写作,但对平时的生活习惯、生活模式和对工作不会有冲突,该玩尽兴去玩,该工作全心工作。
心情的及时调整,俺还是能做到滴....


今天时间较为充裕,把昨晚的草稿进行了重新编辑,连同今天所写合并发在下楼了。
一边回忆一边写作,速度肯定快不了,能写多少写多少吧(当然俺滴打字速度不会慢,每分钟60字以上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17: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宝贝. 于 2018-5-4 21:51 编辑

写完我的母亲,进入自传的主题中心:
我的一生

  我出生后跟随母亲租住在翁源县龙仙镇新农村,母亲在龙仙镇竹器厂上班,每天上班前就把我送去保姆家,下班再把我带回家。在我刚学会站立时,保姆把我放在用竹子做成的圆形围栏里,好让我在围栏里学习爬行、站立、行走,刚学说话的我每天站在围栏里“嘠嘠嘠”地喊着,如同客家话谐音“嫁嫁嫁”,街坊邻居每逢经过围栏,就打趣地逗我:嫁嫁嫁,把你嫁出去啊!于是我有了个小名:阿嘠。我成年后回到新农村时,亲戚把我介绍给街坊邻居,说起当年的阿嘠,邻居们都会记得我,大家不禁感慨一番:都长这么高了,当年从这里迁上韶关时才两三岁那么一点高。
   1967年3月,父亲把我们接到身边共同生活,依稀记得学校厨房和教师宿舍在同一排平房,第一间是学校厨房,厨房门口有一大块空地,空地旁是一颗大树,每当回家首先要经过学校厨房,我们家住在平房中间位置。
    同年11月诞下大妹,因这时开始了文革,于是大妹起名韶红。在第三小学居住的这几年,是我的幼儿时期,父亲把我送到位于风度北路的幼儿园。文革开始后父亲便遭到学校排挤,子女自然也会被人欺负。我天性倔强,每当受到委屈,便会找一个地方自己呆着,然后母亲每次都能在这个地方找到我,把我带回家。在幼儿园放假时,母亲也试过把我带着去东河的化工厂上班。
    后来搬家去了十五小学(从第三小学搬去十五小学的具体时间因户口簿上查不到,故无搬迁时间的记录),随着阶级斗争形式的愈发激烈,即使搬离市区来到郊区,父亲却同样免不了被批斗的厄运。大妹因身体不好,幼儿园不予接收,便由做姐姐的我负责带着。
   父亲对我的管教之严厉超出了一般家庭,希望能把我的品行培养成祖辈及母亲那样善良、吃苦耐劳的人,父亲望女成凤之心切,在往后对我学习上的培育可见一斑,也希望能给妹妹们起到表率带头作用,只要把老大教育好了,由大带小,小的们也就不用怎么操心了,这也是众多家庭的教育模式,那个时候一般家庭子女都比较多。
    父亲规定我每天必须到钟点就要回家,小孩子哪有时间概念啊!很多时候父亲下班回到家里,我还带着大妹在外面玩耍,父亲并不去找我们,只在家门口大声喊我的名字,每当听到父亲大声喊我,我就知道又要挨打了!硬着头皮乖乖赶紧跑回家。大妹和以后出生的小妹都不会挨父亲打,因为她们如果有错,那也是我的错,挨打的必定是我。父亲的管教方式承袭了祖父辈沿袭下来以打树威、不打不成才的模式,而我被父亲当小子来管教了。
    我们在十五小学的家,只有一个房间和一间厨房,床头边上放有一张父亲平时学习的办公桌,父亲教我学写字时,我人小够不上办公桌椅的高度,于是父亲搬了张凳子放在床边,就着床沿,权当我的临时写字桌了。
学写的第一个字是阿拉伯数字“2”,我那时还没到上学年龄,没有拿过笔,把“2”字写得前仰后翻的,父亲拿着一把木尺子在旁伺候着,只要没把“2”字写好、写正了,便得乖乖伸出手掌挨两尺子,父亲口里说着:再把“2”字写成前摔跤、后跌倒,还要打!手掌被父亲抽得还是挺疼的。
    直到我把“2”字写得非常端正了,父亲才让我继续学习2字以外的字。父亲这是在以自己做人做事一丝不苟的态度对我严格要求,这在我稍大一些,能拿得动菜刀切菜时,父亲教我切葱花的情节可窥一二:翁源人做菜喜欢放葱,父亲的要求是要把葱花切得非常细而均匀,父亲则在旁边守着,见有不合格的葱花,父亲的鼓凿(用手指关节敲击)就会毫不客气地落在我头上,不记得挨了父亲多少下故凿,才把葱花切合格了。
    即便是在父亲身心饱受摧残的特殊年代,父亲仍然毫不松懈对子女的教育,在我身上倾注了不少的心血。父亲做人做事原则性强、一丝不苟的作风深深影响了我。
    严厉的父亲,慈爱的母亲,父母在教育子女方式上的不同:父亲总想让我吃些苦,最大限度地锻炼我身心承受能力;母亲则认为自己命苦,在能力范围内,不愿让子女也受苦,所以从不让我们干家务活。
    在十五小我们的生活用热水,包括饮用水、洗澡水,都从附近的橡胶厂用暖瓶装和水桶挑回家,印象中我有多次去橡胶厂挑热水的经历,橡胶厂有个大圆柱体的黄色铁罐,大概有房子那么高,那里装满热水,除供应全厂用生活热水,还包括学校的,旁边接有一排的水龙头,我就在这里取热水挑回家,每次我只能挑半铁桶,铁桶上面用木盖子盖着,即能防止走路时水的外溅,又保温,我那时该有七、八岁了。
    到了7岁该上学的年龄,父母便让我推迟一年上学,把大妹带大些,所以我八岁那年在十五小读的一年级第一学期。
    1973年寒假搬家到了黄岗小学,读一年级第二学期。
    搬来黄岗小学后,在张华校长和老师们的呵护下,父亲没有再被批斗,学校还给父亲安排了教学工作:任体育老师,并负责学校的采购工作,从此我们便时常能看到父亲的笑容。随着我认字逐渐增多,父亲开始阶段性地给我买回一些公仔书。到了三年级,父亲给我带回一本比语文书还厚的小说,小说名字记不起来了,故事内容说的是解放战争时期,儿童智斗坏人的故事,故事引人入胜,我读了一遍又一遍,爱不释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我读二、三年级时,我们的家庭出身不知怎么就被班里个别同学知道了,指着我说:她是地主女!我禁不住也想知道为什么会被骂地主女,当我知道要从户口簿上找原因时,趁着父亲的一次疏忽:抽屉没锁,我偷偷打开抽屉拿出户口簿,当翻到父亲那一页时,纸上赫然写着:家庭出身--小商业兼地主。前面四个字我理解不了,但后面“地主”二字,却看得清清楚楚,脑袋不禁嗡了一下,从此矮人一截的自卑感便由此滋生。
    {批注:人在成长阶段长期所受到的伤害,正如我那被扭曲了的幼年与童年,胆小、自卑正逐步形成为我性格的组成部分,这虽然属于那个年代衍生的产物,若干年后想要克服却是一项长期工程。参加工作后我的同学兼知心好友黄小珏在一次聊天中指出:你很自卑。
    此后我开始正视自己的性格,由于自小形成的我不如别人能说会道、有理也会输在嘴巴上的境况,从未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卑在作祟,幸有同学的提醒,于是开始了与自己性格的抗衡,并一直持续到我的中年阶段。
    父亲是名美男子,身形高大魁梧, 源自父亲的遗传基因,外貌形象上的出众给了我不少自信【仅此而已,我从不屑于利用外在形象优势而去获取不当利益,父母的言传身教时刻影响着我:别人有财(权),那是别人的事。想要过上好日子,须靠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努力争取】,这是从旁人及走在路上路人的眼光中读取到了自己外在形象上的娇好;工作上因为认真负责、善于钻研难题,无论在哪个单位工作,大多能得到老板,同事的认可和好评,也慢慢增加了自己的自信,性格的缺陷才慢慢得到矫正直至消失。}
    虽然有个别学生对我发难,但学校老师却对我呵护有加:
    读三年级时的湛江籍班主任老师谢红英,发现有骂我地主女的学生,会进行批评教育,不让班上学生因为家庭出身欺负我。
    到了四年级,换了李夏好老师做我们班主任,班上个别同学利用父亲授课时所说的词语对我进行嘲笑讽刺,有一次碰巧被刚进教室门上课的李老师听见了,严厉批评了造次的学生。
    (对我发难的学生是谁并不重要,我要描述的是年代的事情,别说是不记得名字了,即使记得那也过去了,有缘看到我自传并还记得自己当年造次的同学,也请不要放在心上,那只是时代弄人,加上还是小学生嘛
    四年级开始有作文课,第一次上作文课时,李夏好老师为了让同学们有写作题材,特意安排了一次课间活动,我的第一篇作文写砸了,在李老师的悉心指导下,我的作文水平从空白逐步提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22: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点点地拾掇远去的记忆,刚开始写作的头几天,有种陷入到过去悲伤年代回忆里走不出来的感觉,这也是预料当中的,也是多年来无法下笔的主要原因,这是完成自传写作的必经之路啊!这几天已经挺过来了!也可作为是情感的一种历练吧。
    今天就让自己休息休息,忙些家里的活吧,就不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社区文化|广告服务|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隐私保护|免责声明|韶关生活网 ( 粤ICP备12043693号-1 )  

GMT+8, 2019-7-24 01:11 , Processed in 0.145758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